我市已有9所省级劳动教育特色学校 劳动教育要“有”更要“优”

2022年,教育部发布的《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中明确,劳动课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而日前,广东省教育厅也印发了《广东省义务教育阶段课程实施指导意见(试行版)》,规定劳动、综合实践活动每周均不少于1课时,劳动、综合实践活动、地方课程、校本课程九年总课时占比14.61%。随着教育新规新政的不断“上新”,劳动教育入课表的要求也越来越具体。

自新规新政出台以来,劳动教育这门课程也正式进入我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课表。“以劳育人”已成为教育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一环,劳动教育在我市学校的落实情况如何?各校开展劳动教育的形式是否丰富?劳动教育的效果如何?对此,记者进行了走访。

种菜、做饭、织围巾……自劳动教育走进课表之后,我市校园掀起了一波“劳动热”。

在蓬江区里仁小学的“立人农场”上,一片杜阮凉瓜田里竖立着一个稻草人,还有几位学生正在翻土、浇水,该校副校长吴小倩也穿着雨鞋、戴着草帽,和学生们一起劳动。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在里仁小学上演。经过一番了解,原来稻草人是四(1)班的学生亲手扎的,凉瓜田也大有文章。“我们这是对比试验田哦,这块田用杜阮的土和水,这块是用学校的土、杜阮的水,而这块则是学校的土和水。浇水用的‘杜阮水’都是我们从杜阮亲自带回来的。”四(1)班学生汪采萱说。此外,该校不仅有对比试验田,本学期,“立人农场”还迎来了鸽子、兔子、鸭子等“新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农场里的篱笆、架子、兔子窝都是同学们自己亲手搭建的。

叠衣服、编织纸篓、织围巾、缝制笔袋……自去年9月开始,劳动课就进入甘光仪学校的课表,学校安排了有梯度的课程内容,让学生学会基本的劳动技能。如何让所有学生都能真正参与劳动,而不是被部分学生“代表”?这是甘光仪学校的老师们思考的问题。“我们主要着眼于手工制作技能,方便在教室里开展,而且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该校劳动科组长阮宝珍说,每个年级每个月都设置了一个主题劳动课程,深受学生欢迎。五(3)班学生刘凯沛说:“上次我们班学习缝制笔袋,这是我第一次做缝补类的手工,觉得难度很大,但在老师细致的指导下,做得也是像模像样的,我觉得这样的劳动课趣味十足!”

去年5月,依托劳动教育周,我市中小学共开展劳动教育主题班会8173场次,亲子烹饪劳动实践471762人次,学校集体劳动2738场次,杜鹃花种植活动1421场次,劳动教育成果展示627场次,评选出26289名校级劳动能手、719名市级劳动能手、359名市级烹饪小能手;劳动教育周期间在景贤小学举办了首届“小厨神”争霸赛。同时,市教育局与本报联合开展“劳动小能手”小视频征集活动,收到小视频超1500份,网络点击累计超30万人次。劳动教育的推进形式丰富多样。

同时,我市还成立了江门市中小学劳动教育工作指导委员会,组建劳动教育工作专家及骨干教师团队,打造了2个省级劳动教育基地、9所省级劳动教育特色学校、36所市级劳动教育示范学校和劳动教育基地,涵盖了小学、初中、高中、职中、特教等各类型各学段学校。

陈女士的孩子在新会一所公办小学上学,她反映劳动课并没有进课程表。“现在的孩子普遍劳动能力不强,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学习压力较重,无暇参与劳动;又比如家长溺爱或者嫌孩子做得不好,为孩子包办一切。我的孩子二年级了,还不会自己扎头发,每天回家头发都乱糟糟的,希望学校能设置劳动课,并安排孩子学习一些基本的劳动技能,比如扎头发、扫地、煮饭等。既能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又能缓解学习的压力。”陈女士说。

蓬江区某小学家长邱女士则表示,虽然学校课程表上有劳动课,但是开展课程以来,只有一次做菜实践,且提交了照片,家长在一旁协助,比较应付式。蓬江区某公办小学家长何女士也表示,课程表上有安排劳动课,但是孩子回家后却没有实践过,也没听孩子提起。

张女士的孩子在蓬江区一所公办小学上学,她反映孩子学校的课程表没有劳动课,另外,虽然每个班都有一块菜地,但因为面积较小,每个孩子参与劳动的次数不多。

深入开展劳动教育有何难处?不少受访老师表示,安全问题是悬在学校、老师们心头最大的问题。“比如,学生在校内使用锄头、剪刀、小刀等进行劳动,如果使用不当,就容易受伤,这对学校、对老师来说有很大的压力。每次开展劳动课,老师都需要花费较多的精力和时间征求家长们的同意和理解,还要在课堂上反反复复教育孩子遵守纪律、正确使用劳动工具。”蓬江区的阮老师这样说。

谈到对劳动教育的重要性,受访的家长、老师均表示深入推进劳动教育非常有必要。“现在的小朋友动手能力普遍较弱,劳动教育更多的是培养他们的独立和手眼协调能力。拿做菜来说,不仅是生活技能,更是一种生存技能。在做一顿饭的过程中,就能运用到数学的统筹协调和时间管理。”市民王女士说。江门二中谢同学的家长也表示,现在的孩子大多以学习为主,学校应该加强劳动方面的学生,让孩子感受到自己也是家庭中的一分子,有责任和义务为这个家做家务劳动。

深入开展劳动教育,更需要家校合作,需要各方面力量的支持。“一是可以多建设校外劳动基地,为更多的学生提供劳动的场所、专业的指导等。二是师资力量要配备好,课程体系要建立起来。三是家庭教育要跟得上,家长应该积极配合学校老师的工作。”张女士说。江门二中副校长罗齐好则坦言,平时布置的劳动作业,家长和学生“摆拍”、应付老师的现象难免会出现,但她强调,布置家庭劳动作业依然非常必要。“学校教育离不开家庭的支持和配合,通过持续性布置家庭劳动作业、开展劳动技能大赛等,定能唤起不少家长重视劳动教育的意识,大家共同为提升孩子的劳动素养努力。”罗齐好说。

江门职业技术学院人文教育学院教授宋旭民认为,对于劳动教育流于形式的问题,主要是现时学生的实践只能局限于学校、家庭,其他的社会场所因为各种原因而难以有效利用。他表示,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学校和家长正视劳动教育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在有限的场地和时间内开发出适合孩子的劳动项目;其次要形成一定的考核机制,让孩子的劳动既能及时获得反馈,又能获得能力的提升;再次要形成“大劳动教育”,吸引社会力量进入校园,参与到劳动教育的建设之中,如为学校提供开展劳动的资源,以丰富与充实劳动教育的形式。

江门市中小学劳动教育工作委员会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市将制定学生劳动教育清单,积极探索形成家庭、社会、学校密切联系的劳动教育体系和模式,加强学生校内外劳动实践。推动全市校园建立一批满足学生开展劳动教育的场所,提升劳动教育场所专业化、规范化水平。组织好劳动教育周活动,举办劳动教育成果展示。同时,该负责人也建议,各校要配强专业师资队伍、建设劳动教育基地、加强班级督导检查、建立健全学生参与劳动情况方面的学案记录等,从而更好地开展劳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