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培训生死挣扎?揭秘“朝阳行业”背后的真相

不少人都觉得英语教育行业是朝阳行业,一节课能卖五六百块,一次性收费高达一两万,前期投入成本感觉也不高。

蛋解创业编辑部实地探访了韦博英语、华尔街英语、金汉嘉等,并且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给你分析分析。接下来,针对以下问题,你将获得答案:

2019年10月,韦博英语倒闭,行业震惊。小培训机构倒闭常见,但有21年历史的老牌机构都倒了,就有些反常。

为啥会断裂呢,我们对比同样是做英语培训的美联英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美联英语成立于2006年,最近递交了赴美上市的招股书。

然而在覆盖范围上,美联英语覆盖了全国32座城市。而韦博英语却覆盖了全国62座城市,比美联多出了近一倍。这说明,韦博的学习中心,太分散了。

做过连锁的创业者都有体会,覆盖范围越大,管理成本会极大增加。而且由于各个地区的经济环境不同,成人对英语学习的需求程度也有差异。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一线城市的职场人士,对于英语学习的诉求要明显高于二三线城市。

管理成本增加的同时,营业额未必有显著的增加。但是,难道规模大就容易?这个市场是不是太脆弱?

的确如此。韦博的倒闭从更普遍意义的角度来看,是教育行业预收费模式暴露出来的弊端。为了更加了解成人英语培训,蛋解创业编辑部也去实地考察了一下华尔街英语。

1972年,华尔街英语成立于意大利,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至今在中国有19年历史。韦博英语成立于1998年,至今有21年历史。

他们的商业模式和业务逻辑有很多相似之处。在中国,华尔街、韦博、英孚、美联并称为四大英语培训机构。实地探访华尔街英语(中关村欧美汇中心)

地址:这家店在购物中心的四层,附近不仅有清华、北大、人大等中国最牛的一批大学,而且周边3公里范围内有534栋写字楼,很多年轻白领都在此工作。

在校大学生和职场白领,都是成人英语教育的主要目标群体。而且购物中心汇集的人流,也更方便地推人员拉新。

华尔街英语定位高端培训,根据课程的不同等级,费用从五万到二十万不等,提供分期付款。

以两年时间五万费用为标准计算,平均到每一天只有70元。今天我们都知道,这个分期其实就是第三方金融机构的贷款。韦博的业务模式也一样,动辄几万、十几万的费用,可以办理分期。

而且即便韦博倒闭跑路了,很多已经办理了分期的学员,每个月还要继续还贷款。探店过程:本次探店是在工作日的中午12点左右,小编到店时,华尔街的课程顾问正在进行每天的例会。

在上机课区域,有大概50台左右的电脑。华尔街的学员,在付费之后,一般有两个主要的学习环节,一个是在电脑上学习华尔街自主研发的课件,然后再参加与外教各种形式的交流,构建一个英语交流的环境,利用这种方式提升口语能力。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两三位前来咨询的新学员。不得不承认,华尔街的课程顾问是非常优秀的销售,热情专业,也很有感染力,对小编提出的问题反应很迅速,回答问题条理清晰。说实话,在整个沟通过程中,小编也有些心动,险些付费买单。

但是有两个因素限制了小编的冲动,一是价格太贵,二是没有解决小编对机构跑路的担忧。

预收费模式能够快速增加现金流,缓解经营压力,同时也能锁住客户,几个月或一两年内不会被竞争对手抢去。所以服务行业大多采用预收费,比如培训机构、健身房、美容院、理发店等等。

培训机构收来的钱,大多不会乖乖把这些钱放在银行,而是用于扩张,再开新店。所以机构收再多钱,也是没多少现金储备的。

如果一家店连续几个月出现营收下滑,收到的钱变少了,那很可能手里就没有钱去交房租、支付教师薪资。

而这种情况很容易发生。因为培训行业是典型的慢行业,没有多年积累,很难形成口碑,没有口碑就难以形成复购。

如果大多数客户一次交一两年的钱,那就意味着这一两年内都无法再次从这些人身上赚到钱。机构想要存活下去,就必须不断拓展新客户。而一家店覆盖的公里数有限,时间一长,周围能开发的新客户都开发得差不多了,再找新客户很困难,同时周围还有其他竞争对手。

第一个是加大促销优惠力度,比如原来1万元的套餐可以买20节课,现在推出1.5万元的套餐,可以买40节课,以此来刺激学员多交钱。钱不够?

因为当下虽然收上了钱,但实际收入是降低的,机构还得把这些课上完,那就得按照原来的价格支付房租、支付老师工资。

成本不变,收入下降,那就等于利润下降。在未来的某一年,机构仍然会面临现金流压力。如果自救都不行,那就采取第二个措施找其他分支机构帮忙,借钱过渡一下。这就体现出连锁的优势——抵抗风险的能力更强。

此前,《中国企业家杂志》曾称获得了一份北京6大中心校长及高管与韦博英语华北大区负责人高四海协商谈判的录音,录音中高四海称:“现在9月份,6所中心营业收入不到200万。

今年北京、重庆、乌鲁木齐等各地的兄弟院校,在1~8月份支持了1600万,但还是难以改变经营困难的局面”。

韦博英语就是这样,给门店输血也没救活,寻求外部融资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