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带一路”故事丨喀麦隆籍教师中国教学19年 赢得相隔9千余公里的国际友谊

“我的名字叫罗兰德,来自喀麦隆,在滨州学院担任英语教师。我是一个儿子、一个父亲、一个老师、一个同事、一个伙伴,最重要的是一个朋友。”初次见面时,罗兰德这样介绍自己。

罗兰德说,他的人生是从成为父母的“儿子”开始的。结婚后,他是一个幸福的“父亲”。在他的整个成年生活中,一直是一名“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许多同事和工作伙伴。

罗兰德在滨州学院任教,承担了学校多项英语学科重点教学任务,如飞行学院飞行专业学生的英语口语及听力课程、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学生的专业课程等。“我和我的学生之间,以及我与同事和合作伙伴之间都有着友好的关系。友谊是让我一直坚持下去的一个原因。”罗兰德说。

“我教了23年课,其中19年在中国。”罗兰德告诉记者,他2004年来到中国,2005年9月起在滨州学院担任英语教师,18年的时间都在这里度过。

中国有很多吸引罗兰德的地方。首先,在山东省,尤其是在滨州市工作,对他来说是一次非常丰富的经历。“我一直在尽我所能工作,看到了自己在这一职业中取得的进步,以及我的工作对我的学生产生的积极影响。我一直在这里,这表明学校对我很满意,我的学生对我的课程也很满意。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助推器。”罗兰德介绍。

罗兰德现在和家人在一起,对他而言,这是心理稳定的基础。“另一个原因是,我越来越多地了解中国人、中国文化、这里的生活方式、我的学生、我的朋友,以及一些促进人们社交的规则。我对我所了解的事情和所做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被中国吸引。”罗兰德说。

来中国之前,罗兰德就知道中国的“筷子”和“功夫”。“开始真的不会用筷子,一只手拿着一根筷子,这样吃。”罗兰德摆出当时学着用筷子的姿势说。如今,筷子用得得心应手,中国菜也不在话下。“我很喜欢做饭,家人很喜欢吃我做的菜。”罗兰德告诉记者。

罗兰德很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当记者问到罗兰德是哪年出生、属于十二生肖哪一个时,罗兰德脱口而出“属老虎。”中秋节、元宵节、春节等传统节日的相关习俗,罗兰德也有所了解。“我喜欢饺子,尤其是胡萝卜和鸡蛋馅的。”但是目前,包饺子对于他来说还有一些难度。

来到中国,罗兰德才知道有一种冷叫“忘穿秋裤”。采访当天,滨州气温骤降,罗兰德急匆匆地赶来,很抱歉地表示,出门后觉得太冷了,又回家加了衣服。喀麦隆只有雨季和旱季,没有冬季,“秋裤”这个词是罗兰德来到中国之后知道的。“我很怕冷,天冷了一定要穿很多层,必须穿秋裤。”罗兰德笑着说。

中国和喀麦隆距离9693公里,时差7个小时,文化、语言上都相距甚远。但罗兰德表示,他已经不关注两国的不同之处,而是关注中国和喀麦隆之间、以及中国和整个非洲或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相似之处。“如果我们更多地关注文化、民族和国家之间的相似性,世界可能会更有凝聚力。”罗兰德告诉记者。

在中国工作期间,罗兰德取得了很多成就,滨州学院“优秀外籍教师”奖、山东省教育厅三项“卓越教学奖”“滨州友谊奖”“山东省人民友好使者”称号……但在罗兰德看来,第一个成就是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和友谊。“你知道,在一个不信任你的环境中,生活和工作是很困难的。早年我对人们对我的看法会很恐惧、担忧,现在我已经度过了那个阶段。”罗兰德说。

如今,罗兰德在中国工作了19年。今后,罗兰德和家人一起,在中国,在山东,在滨州这个城市,继续做他喜欢的工作,感受他喜欢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