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英语教材发展史 填补外语教材百年发展研究空白

上海热线讯:日前,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五年磨一剑出版的《中国外语教材史》新书发布。该书全面考察自京师同文馆成立160余年来我国外语教材的发展脉络。整部图书分为上、下两卷,上卷聚焦英语教材发展历史,下卷关注日、阿、俄、法、德、西等六个通用语种的教材发展历史,追索百余年来外语教学思想和实践与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发展的对接,并附有各语种教材信息的详细附录,供研究者参考。

据上海外国语大学副校长查明建教授介绍,《中国外语教材史》是一部全面研究外语教材史的著作,填补了我国外语教材百年发展研究的空白,也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在外语教材研究方面的重要成果。这套书整理、描述和研究中国百年外语教材的发展历史,分析影响外语教材发展的各种因素,包括外语教育思想与政策的演变、外语教学方法与流派的形成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幻与国内社会的变革在教材开发与编写过程中留下的印记。上海外国语大学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教材建设和研究的工作,努力构建教材建设的专业知识体系,提升教材建设科学化、专业化水平。2019年学校设立了外语教材研究院。今年7月,教育部认定14个第二批国家教材建设重点研究基地,上海外国语大学申报的大中小学外语教材建设重点研究基地也位列其中。

《中国外语教材史》主编陈坚林教授代表作者团队与大家分享了创作过程。因为外语教材的历史与中国的整个历史息息相关,可以说教材的种类非常繁多,因此编写不易。2021年7月1日,稿件全部完成,为党的百岁华诞献上一份厚礼。之后的两年,外教社的学术部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编写者团队不断沟通不断改编,使内容更加丰满,更加经得起推敲。王教授通过几个小示例与大家分享了编写过程之艰辛,令人动容。

本书的策划编辑也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社长孙玉编,他认为,要把教材工作做好首先应做好两件事:一是看看古人如何做,二是看看其他国家如何做。此次推出的《中国外语教材史》即体现第一方面,针对第二方面,外教社目前正在研发国外教材研究经典专著的汉译。孙社长认为,《中国外语教材史》的成功出版是编写者团队与编辑们精诚合作的经典案例,也是一个筚路蓝缕、久久为功的项目。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p>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p

憨态可掬的“顶流”国宝大熊猫和花(又名花花)到底有多火?众所周知,2023年初,因超高辨识度的外貌和“佛系”吃播,大熊猫花花在网络平台走红,成为亿万熊猫粉的“心上熊”,要想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见它一面,则需要“超长待机”的体力(经得起数小时的排队)和天赐的运气(排到时花花刚好也在“营业”),加之为了让游客们都有机会见到花花,园区还采取了限流措施,因此,不少网友戏称:“排队两小时,看花花三分钟。” 为应对游客高峰,基地保安不得不拿扩音喇叭劝说疏散,甚至还举着花花照片让大家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