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师报

曾任多年《南风窗》副总编辑的张良对杂志采编的兴趣远不及对教育创新的研究。他带着6名学生开垦出村民抛荒的菜地,并租下了一间隐藏在树林中的两层农舍,开始教育实验。他带领学生重组教材,把教材归类为法律、传播、商业、伦理等28个板块。学生根据兴趣认领板块,成为日后学习中该板块专题的主导者。

带着学生每天晨跑5公里,根据营养板块负责人的要求轮流买菜做饭,跟随环境保护板块负责人研究垃圾分类,看诸如《浪潮》这样的电影并讨论……张良希望通过这样的教育生活,让学生实现劳动、学术和自治的统一。不仅如此,他还带领学生“游学”。

他如此构想自己的“未来实验室”:通过网络将现在的实验室连接到各种可能的校园里。实验室的这一端成为“中央厨房”,教师成为后台的“厨师”——学习分析师,他们对学生的问题和资源进行“配菜”,端上课桌。学习分析师主要分析学生和学习行为。学生只要输入相应的关键词,后台就能跳出一段视频、一段动画等多种信息来帮助他全方位解决问题。知识学习就像打游戏一样,打通一关,下一关自动解锁。

日前北京中高考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出台。其核心内容包括:高考英语从150分减至100分,语文从150分增至180分;中考英语从120分减至100分,语文从120分增至150分。

对此,北京大学郑也夫教授在欣慰之余,并不认同。其理由是:中高考中的英语分数虽然降低了,考生不可能不学英语。如果考生日后不打算使用外语,不是依旧要陪绑吗?松绑的有效方法是不让更多的人陪绑。

郑也夫的主张是:报名一本或“211”高校的考生须参加外语考试,报名一本以下学校的考生不参加外语考试,即一本高校落榜生的外语分数,在下放到二本院校时无效。他认为这才是釜底抽薪之举。难道报考二本院校的学生就不学外语了?其实,这些学生有充分的选择,可以完全不学外语,也可以适当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学,但是不用考试。同时,名牌大学能够给不考外语的考生一些录取名额,应该是改革的方向。

不让众多的学生陪绑,不让不想学习外语的学生陪绑,郑也夫的主张能否实现,让我们拭目以待。